铝业知识

连续14个暖冬蚊子疯狂激增 上海今夏上演人蚊大战

时间:2021-11-25 06:0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●环团推算港人去年或食剩逾 ,记者昨天从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了解到,由于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是上海连续14个暖冬以来平均气温最高的一次,所以今夏申城很可能遭遇蚊子大年。根据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监测数据,今年4月全市蚊子数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94.1%,而6月

  ●环团推算港人去年或食剩逾,记者昨天从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了解到,由于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是上海连续14个暖冬以来平均气温最高的一次,所以今夏申城很可能遭遇“蚊子大年”。根据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监测数据,今年4月全市蚊子数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94.1%,而6月又是蚊子繁殖最旺盛的时节。有关专家称,6月全市蚊子的数量同比去年还要有明显上升。

  据悉,连续暖冬不仅使过冬蚊子数目激增,大大增加今夏蚊子的基数,而且也延长了正常情况下蚊子的繁殖期,使本来繁殖5代的蚊子可以繁殖7代之多。种种情况叠加,可能会生出今年的“蚊子大年”。

  今年夏天大家到底觉得身边的蚊子多不多?记者昨天就此问题采访了部分市民。不少人认为,虽然蚊子的最高峰还有待时日,但是今夏好像周围的蚊子确实多了起来。

  “蚊子实在太多了。有天晚上我终于忍无可忍,索性就买了只电蚊拍,整夜打蚊子。没想到一个晚上,打死的蚊子竟然有400只之多。”今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小朱告诉记者,由于她的校园地处郊区,周围全是农田和树林,所以一到夏天可苦了这帮住底楼的女生。

  小朱说:“今年夏天好像特别惨,正好轮到我们作毕业设计。大热天大家都不敢穿裙子,晚上只能躲在蚊帐里看书。更要命的是那些蚊子特别凶,你坐在帐子里它也嗡嗡地朝里猛钻,搞得夜里也睡不香。”甚至在小朱作论文答辩时,一只“花脚蚊子”还狠狠地咬了她一口,害得她在一群教授面前狼狈了一阵。“现在的蚊子可不得了。”在一家外资公司上班的李先生听说记者要采访蚊子的新闻就直摇头,“前几天我陪客户去金茂88层的观光大厅,竟然也被蚊子咬了。我到现在也没搞懂蚊子是怎么飞到这么高的地方去的,真的是乘电梯的吗?”

  李先生说,以前大家总认为住在高层里可以不被蚊子“骚扰”,现在这想法简直就是奢望。“我家就住在23楼,每年夏天还不是照样要用电蚊香。每次进电梯时,我都很注意里面有没有蚊子,可是好像没看到几只。真是弄不明白这些蚊子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
  “蚊香有用吗?”家在卢湾区石窟门房子的张阿婆反过来问记者。张阿婆说,她解放前就住在这里,以前虽然夏天也有蚊子,可是晚上点上盘蚊香,再往脚上抹点凉油,保证一晚上睡得太太平平。“现在不对了,你点两盘也没什么用。眼泪倒被烟熏得掉下来了,可蚊子还飞得特别起劲。”

  张阿婆撩起袖管给记者看手上一个大包,她说这是睡午觉时刚被叮的。“我原来以为人老了,蚊子肯定就不爱叮了。再说我们一辈子都用惯了蚊香,想想也没什么问题。可是现在蚊香好像不管用,不知道是蚊香的质量差了,还是蚊子更加凶了,怎么越点它叮得越香呢?”

  上海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金培武告诉记者,根据市疾病控制中心定点监测的结果,今年3月份全市蚊子较去年同期同比上升了16.7%,4月份同比上升了94.1%。虽然5月份由于清除工作有所下降,但是金培武称,理论上6月份肯定要比去年同期上升较多。

  金培武告诉记者,申城连续好几年的暖冬是今夏蚊子猖獗的最主要原因。一般来说,每年夏天的蚊子临近冬天,大部分就一命呜呼了,只有少数能凭着“最后一口血”或是体内少量脂肪“苟延残喘”。但是只要冬天里气温“暴冷数日”,来年开春蚊子繁殖的数量就可以减少很多。

  然而,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是近年来上海连续14个暖冬里平均气温最高的一次,这使得相当数量的蚊子在“温暖如春”的冬天里活得逍遥自在。而且今年15摄氏度以上的天气又比往年来得早---这是蚊子开始活动繁殖的“起跑线代,所以今年可能是个“蚊子大年”。

  “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研究表明,在他们抽样解剖的过冬蚊子中,竟然80%以上体内没有脂肪。”金培武说,“这说明现在大部分蚊子根本不需要体内存储脂肪,照样可以过冬,这样算来蚊子的基数就已经大大增加了。”金培武告诉记者,目前上海最常见的蚊子主要有白纹伊蚊、骚扰阿蚊、中华按蚊、三带喙蚊、淡色库蚊等5种。其中,近年来被称为“花脚蚊子”的白纹伊蚊更是“气势汹汹”。

  据悉,“花脚蚊子”的体形较小,全身黑色间有白斑,中胸背板上有一条明显的白色纵纹。平时栖息在竹林、树林、草丛和缸、罐、潭的内壁等处,专门白天叮人。由于人体皮肤对它的唾液特别敏感,所以被“花脚蚊子”叮上后会起一个樱桃大小的包,比一般蚊子块都要大得多,而且奇痒无比。

  更危险的是,“花脚蚊子”还是乙型脑炎和登革热的携带者。它在吸血的时会将唾液中携带的病毒一并带入人体的血液循环里,从而传播上述疾病。去年泰国就因为当地蚊子可能传播登革热,旅游业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。

  金培武告诉记者,虽然高层房子有蚊子也可能是后者乘电梯上去的,但是有相当一部分蚊子索性就出生在高层楼面。所以即使是在金茂大厦的88层,蚊子照样可以“从石头缝里蹦出来”。

  金培武说,蚊子最重要的孳生地就是积水,而这个地方又最容易为大家所忽视。现在大面积的积水并不多见,但是小滩的积水随处可见。一般的话,公园苗圃里的积水较多,废弃物品收购点由于瓶瓶罐罐里积水多,也是蚊子的重要孳生地。此外,哪怕你家住在高层楼面,只要不注意清积水,比如空调积水、墙角积水,蚊子的幼卵孑孓就可能孳生,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高层的居民也难以幸免。虽然目前尚没有蚊子已经具有抗药性的科学报告,但是金培武认为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。他说,如果用药不科学,比如用药的剂量、用药的频率等不加以控制,对于蚊子这种代际更替极快的种群来说,很容易产生抗药性。

  金培武称,就像人自己使用青霉素,以前40万单位足以起到效果,现在往往要加到160万单位甚至更高。所以,灭蚊时最好采用环境与物理的办法,尽量减少化学手段,以防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。

  很多市民反映,家里有蚊子自己拍拍死也就算了,可是户外的蚊子要是没有专门的大规模灭蚊队伍,想不继续“嚣张”也难。为此,金培武表示,目前小区里的蚊子一般由街道市政卫生管理科下的除害服务站负责,而写字楼和高档公寓则往往由物业公司委托全市三四十家专门的“除四害”公司来操作。

  梅园街道市政卫生管理科的李安国告诉记者,小区内的集中灭蚊主要分冬季、春季和夏季三个“战役”。“冬季战役”先要把过冬蚊子灭掉,通常的方法是喷药,还有就是用带有棉花球的顶棒来清洁房间和顶棚上的蚊子。由于过冬蚊子大都“懒得动弹”,所以只要把他们停留的地方收拾干净,尤其是室内角落,它们自然就会被赶到室外,受冷而死。

  “春季战役”最重要的就是要“清黑水”,主要指清除阴沟里、绿化带里、坛罐里以及汽车轮胎里的积水,这里都是孑孓孳生之地。一般街道里会派人当场处理,少量积水就直接倒在水门汀上,大量积水就加进药水,或者加上可溶解的蜡块。因为蜡比水轻,所以漂在水上把氧气隔绝掉,孑孓自然无法生存。

  “冬季战役”时要求全市除害服务站统一时间、用药以及设备,定期对花草、树丛进行施药,这样统一行动起来效果最好。

  李安国称,通过上述几种方法,小区里一般能够达到国家控制的标准,即人在花草丛站立半小时,身上被叮的蚊子块不超过10个。晨报记者王力为



铝道网是专业的B2B铝行业平台信息网站,致力于中国铝行业的中铝公司或者个人提供铝业行情资讯(如中铝价格),铝业信息技术(如硫酸铝的应用),铝业知识分类(如铝分为铝合金,铝型材等等),铝的供应求购信息(如我要铝合金门窗),铝业人才招聘等丰富信息内容;更多信息可登陆铝道网,www.xj6z.com.cn